全國最大的糖酒會信息平臺
每年的糖酒會都是匆忙的幾天,許多經銷商來不及參觀洽談展期就結束了;一些參展商花巨資發布的廣告也只能展示幾天……為了彌補遺憾,告別勞命傷財的傳統展會,我們特此打造網上糖酒會!
 首 頁  展位預訂 展位裝修 酒店預訂 酒類展區 食品展區 飲料展區 調味展區 包裝展區 機械展區 名家專訪 糖酒商城 VR逛展會
新聞中心  -> 分類新聞: 行業新聞

全國糖酒會歷經幾十年的發展,歷史的回眸:偏愛川妹子!


糖酒會網 http://www.eotqum.live    2019-09-30

中國糖酒會網新聞圖片

   從事酒類和食品類的人都清楚,最近十多年來,幾乎每一年度的春季糖酒會都是在成都舉辦的,細心的人可能會想起僅有2002年和2007年的春季糖酒會分別花落西安和重慶,其他申辦的城市也只好望之興嘆了,只能關注不痛不癢的秋季糖酒會了。至于帶來多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應都與自己無關了,同時很多屢敗屢戰的城市也逐漸明白了一個道理:糖酒會不是一個參與者有份、均衡輪回的福利品,而是各種利益搏奕的結果,更是折射了地方政府和支柱企業能量的產物。

  糖酒會歷經幾十年的發展,歷經起步、發展、輝煌、徘徊、困惑,未來被替代、淡化和肢解的各種猜測和可能性也變得難下斷言。回眸一看,發現糖酒會已是耄耋之年了,成熟度毋庸置疑,但滄桑感也自然難免。
  
   歷史的回眸:偏愛川妹子
  
  號稱天下第一會的全國糖酒商品交易會,以1955年城市服務部組織的全國供應會在北京西苑大旅社(今西苑飯店)召開為首屆開端,如今已經舉辦了100屆。1958年起,商業部在北京組織召開的全國糖業煙酒專業計劃會議,首次將另兩類商品———煙、酒納入議程。
  
   1964年,在上海召開的全國三類商品供應會中,首次設立了糖煙酒商品展廳,成為最早設展的糖酒會。1972年,石家莊召開了全國糖業煙酒菜果三類商品的交流會,成為糖酒會歷史上一個轉折點。脫離了由行政工作會套開的歷史,成為真正獨立的商品交流會。1974年至1983年,十年里,全國糖業煙酒三類商品交流會代表人數從1000人增加到7700人,商品交易額也從1.1億增加到6.3億元。1984年,自上而下的分配式供應會變為開放式交易會,延續至今。
  
   從上世紀50年代的產品分配訂貨會,到后來的計劃銜接會,經過逐步的開放轉型和不斷地拓展創新,糖酒會到今天成為我國目前規模和影響力最大的糖酒類交易會,成交額達百億元的業界盛會,成為全國眾多會展城市爭相示寵的“香餑餑”。
  
   幾十年來,每屆糖酒會的參會人數都在10萬人左右,幾千家參展廠家,成交額均在100億元左右,后來逐漸膨脹到了200多億,但水分逐漸增大,具體落實的比率開始降低。承辦糖酒會將形成強大的商流、物流和人流,對各個行業帶來巨大商機,拉動一個城市的經濟增長。比如據中國糖業酒類集團公司統計,2006年秋季全國糖酒會商品成交總額為140億元,其中酒類成交總額 89.25億元,超過上屆糖酒會。由此產生的政治和經濟效益就可見一斑了。
  
   1996年以前,在石家莊舉辦糖酒會就如同例行程序一般,中糖公司指定舉辦地點,春季糖酒會在昆明舉行,秋季糖酒會則由鄭州和石家莊輪流坐莊。如今,糖酒會在哪里舉行不再采用指定的方式,就如同申辦4年一次的奧運會,哪個城市做得好哪個城市才能爭得到。但事實上能爭取到主辦權的城市鳳毛麟角,總是幾大莊家的輪換交替,其中近年來以四川的成都舉辦次數最多。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全國糖酒會幾乎辦成了成都特權會,一個為川酒服務的批發市場。目前,90屆糖酒會僅成都就承辦了25屆,自87年以來幾乎每年一屆。
  
   糖酒會這個交易平臺,使川酒源源不斷的輸向全國,不必做任何廣告,同時誕生了不計其數的廣告公司,各種酒水類專業刊物,這些刊物以立足服務本地為導向把川酒的形象推向全國。
  
   在計劃經濟時代,糖酒會是政治產物,作用不可替代。到了改革開放時代,糖酒會就像溫州批發業一樣,是一個巨大的物流批發集散地,誰抓住了先期的機遇和優勢,誰就先入為主,把行業發展壯大。80年代末90年代初,糖酒會交易的火爆程度不可想像,川酒紅遍中國很大一部分是得益于早期的“全國糖酒會” 這個平臺。我們再來回首看看曾經在酒界揚名立萬領先川酒的魯酒,在和川酒的對決本來就不在同一條起跑線上。當大量的山東客商蜂涌而至糖酒會的時候感慨萬千:“假如在山東舉辦一屆有多好”!然而這個夢做了近20年
  才得以實現,市場早已不可同日而語,魯酒早已不再輝煌。
  
   山東沒有這樣的條件,所以造成了“川酒辦會、魯酒打廣告”的局面,“標王事件”前川酒沒做過廣告是有目共睹的。當1996年成都糖酒會魯酒猛烈的宣傳攻勢,令人眼花繚亂的訂單從四面八方飛來,令四川人受到極大刺激,開始感嘆“還我河山,再筑輝煌”。
  
   “魯酒做廣告是被四川逼出來的”一位業內人士說。所以,川酒的發展史與魯酒的起落史一定程度上與糖酒會有很大關系,糖酒會發展50年,竟然第一次在山東舉行,作為酒水生產和消費大省,這不能不說是對魯酒的極大不公平。然而,當全國糖酒會的功用越來越小,各區域糖酒會興起時才來山東,這對魯酒已起不到批發平臺的渠道作用。魯酒早已通過巨額廣告把渠道透支出去了。魯酒一直是在做白酒廣告的先驅,有些“冤大頭”,還常常授媒體的把柄和口舌,否則魯酒不會被媒體害慘,說不定也會出現“X朵金花”,出現一個中國酒業大王,山東是有這個條件和資本的。這一切,是山東大漢的直爽吃了虧還是真的命中注定,也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曾經叱咤風云的魯酒尚且如此,黔酒和晉酒更是無從提起,東北的大高粱和燒刀子早已被人深深遺忘在酒后了。
  
  我們發現除了西安市曾于2002年、2007年重慶成功舉辦過春季糖酒會以外,歷來的春季糖酒會都是在成都舉辦,秋季糖酒會則是在鄭州、石家莊兩地輪流舉辦,直到1995年長沙成功申辦到一屆秋季糖酒會后,這個大門才開始向全國敞開。這半枚糖果全國輪流吃,剩下的半枚卻讓成都獨占是什么道理?天時、地利、人和?且不說四川的地理位置偏居一隅,交通不便,每次展會飛機票都成了炙手可熱的搶手貨,滯留的大量參會人士倒是成全了旅游景區,期間不知有多少無法定到機票的人無奈之下改乘漫長的火車。這兩年置疑成都壟斷春季糖酒會的企業和地方政府不斷涌現,但結果還是,每年30多個參與拼命角逐的城市無法與成都的魅力相媲美。所以我們說成都地利、人和都不具備,倒是行業部門的“天時”被獨吞了,我們說的“天時”只能理解為“天賜良機”了。政策和行業主導的力量讓人浮想聯翩。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在糖酒會上宣傳、招商的核心主題和規模板塊——川酒。除了政府的支持之外,有沒有川酒的大力支持效果將天壤之別。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川酒紅遍中國很大一部分是得益于早期的“全國糖酒會”這個平臺,假如像四川一樣幾乎年年舉辦全國糖酒會,川、黔、魯、蘇、豫、皖酒可能是另一番競爭格局。我們也可以斷定,是川酒利用自身的資源和優勢在“挾天子以令諸侯”,間接溫柔的綁架了糖酒會,所以我們在谷歌和百度搜索 “成都糖酒會達幾十萬的報道”,提起糖酒會首先想到成都,而和其他城市的關聯卻寥若晨星。
  
  川酒:土豪的力量
  
   隨著“標王”的輝煌逝去和“讓人想家”的再度沉淪,魯酒已難見東山再起之勢;而沉湎于假酒風波難以自拔的山西美酒、“但聞茅臺香,高處不勝寒” 的貴州酒都曾經在中國酒業占有一席之地,如今卻難以撼動川酒在中國酒水市場獨占半壁江山。
  
   五糧液、劍南春、瀘州老窖、全興、郎酒、沱牌等六朵金花個個挖掘歷史,訴求傳統釀造,把廣告片拍得美侖美奐,其歷史背景及大企業風范在央視上不斷向全國人民灌輸傳播。大氣磅礴的品牌廣告及連篇累牘的傳播,劍南春的“唐時宮廷酒,盛世劍南春”,沱牌的“滴滴歲月酒,悠悠沱牌情”,瀘州老窖的國窖訴求宣傳,郎酒的“天寶洞,地寶洞”宣傳等,讓全國人民真正了解了川酒歷史。在強大的宣傳攻勢下,對川酒的心智定位被首先占領,也是因為川酒的歷史沉淀和規模效應,伴隨糖酒會的平臺,我們看到了川酒更加輝煌的一面。
  
   歷屆糖酒會上川酒都是值得欣賞的重頭戲,每年的廣告宣傳、招商額以及會場的活躍度和參觀、訪談的客戶數都名列前茅,川酒確實實力不可小覷。
  
   業內人士都知道,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季糖酒會更是一年的重頭戲,無論是招商還是新品發布、廣告宣傳都是以收獲為主的秋季糖酒會不可同日而語的,雖然他也有招商和展示下一年動向的內容,但與開春的春季糖酒會相鄰太近而黯然失色。所以我們能看到國家對四川或者說川酒的青睞、重視和支持,抑或也包含妥協、無奈和屈服的五指手足選擇的痛苦。
  
   據悉中國糖酒集團也曾經想過讓各省都享受到糖酒會帶來的收益,把糖酒會主要是春季糖酒會由國內各大城市平分秋色,目的是加深展會對其他省份的滲透并擴大影響,同時也平息各個省份的抱怨,但遭到了四川職能部門的不滿和川酒企業的抗議而不了了之。可能代表行業的糖酒集團或者人們都無法設想,如果川酒都不參加糖酒會,那糖酒會還開個什么勁,還會有多少企業能來參展,多少人來參觀和考察,伴隨著媒體和網絡的日益便捷和開放,未來川酒對糖酒會的影響依然舉足輕重。
  
  我們發現一個越來越怪的現象,無論從哪個指標衡量,春季糖酒會總是比秋季的效果好,秋季糖酒會川酒的企業參展越來越少,規模和投入也越來越少,可見重視程度極為不夠。同時也給行業、渴望糖酒會改變壟斷城市的企業以及個人一個不成文的規律和印象:秋季川酒來的少,其他的酒水和企業也沒了論劍決戰的氛圍,參展的企業少,投入不高,同時洽談業務的客戶就會減少。事實看來確實如此,比如2004的長春秋季糖酒會就顯得冷清和寂寞,包括二樓的幾個展廳里,許多展位都空著,參展商臨時都沒有來,四川來的川酒企業更是屈指可數,其官方申報的成交額也成懸念。
 
   一直以來,在北方召開的糖酒會效果都不是太好,無論是沈陽、哈爾濱、石家莊等地召開的。2005年秋季糖酒會召開的不錯,參展企業不少,成交額也不少,而且首次山東企業成交額略高于四川而拔得頭籌,但現實結果是簽約后的合同大部分成了一紙空文,“振興魯酒,再造輝煌”也成了一句酒后的夢話。但有一個城市相對例外,那就是與四川相對較近的西安舉辦的2006年秋季糖酒會,共有6000多家企業參展,光四川就來了近千家企業,參展參會人數超過15萬,成交140多億元,拉動消費近10億元,稅費過億元。此次展會川酒以14.1億元的成交額拔得頭籌,期間川酒在各種媒體的廣告投入上也是突破了3000萬元大關。這似乎也更讓我們從另一側面看得了川酒的力量和對糖酒會的巨大影響。
我們沒有證據說四川政府引導川酒整體發牌與中糖討價還價,也不敢說川酒妄自尊大抵制川外糖酒會,但現實情況卻讓我們產生很多遐想。我們有理由相信很多業內人士的猜測:是不是川酒綁架了中糖集團,挾天子以令諸侯,讓中糖愛也成都糖酒會,恨也成都糖酒會!
2019年100屆春季糖酒會情況總結:
 
   最近幾年糖酒會無論從參展人數上、成交金額、合同兌現程度等都沒有大的起色。比如1995年秋季的119億元成交額,1997年秋甚至達到 135.62億高峰。到2001年春竟然下降到96億元,以后歷屆糖酒會一直的總交易量基本穩居100億元左右,2006年西安糖酒會也僅僅是勉強超越了 97年的成交額為140億元,2011年沈陽秋季糖酒會為192億元,略低于2010年濟南秋季糖酒會201億元,但合同兌現比率卻無法與之相提并論,水分開始逐年增加。
剛剛在成都舉辦完畢的第90屆全國糖酒商品交易會總體感覺不錯,但其日漸式微的態勢也越發明顯。據統計,專業觀眾累計入場達到17萬人次。據不完全統計,本屆交易會的商品成交總額為208.26億元,其中酒類成交總額為113.3億元,食品飲料成交總額為74.8億元,調味品成交總額為11.2億元,食品機械及包裝成交總額為8.96億元。雖然酒店展門庭冷落,但會展的人脈倒是不錯。糖酒會的招商功能的極大弱化,展示和發布功能開始成為主要價值,這是很多專業人士的一致看法。而官方頒布的數字更是充滿懸念和吊詭,企業上報的數字本身就充滿懸念,甚至大部分是意向性的約定。例如山東某食品企業2011年秋季糖酒會上簽約1.3億元,但當年銷售額不足2000萬元。
本屆糖酒會呈現三大趨勢:

一、進口食品人氣爆棚

  本屆糖酒會國際化程度進一步提升,包含葡萄酒及國際烈酒展區、進口食品專區和國際進口食品機械展區在內的國際化展區總面積約37000平方米,比去年同期增長了約1萬平米,增長比例15.6%。據統計,本屆糖酒會上,除中國大陸地區外,共有37個國家和地區的產品參展,其中法國、西班牙、意大利、泰國及港臺等15個國家和地區在葡萄酒及國際烈酒展區和進口食品專區以國家組團形式參展。來自海外或主營進口商品的參展商已接近全部參展商的三分之一。這個局面反應了海外食品企業對中國市場關注度的不斷上升趨勢。同時,我們也從渠道層面了解到,經銷商們對進口食品的選品熱情不斷攀升,許多一直做國產食品的經銷商在今年都有涉足進口食品的打算。

二、高規格論壇影響大

   本屆糖酒會共推出了20余場豐富多彩的論壇活動,一系列活動的舉辦進一步拓展了糖酒會的功能和影響力,為行業創新發展貢獻了正能量。參與了論壇的業內人士紛紛反應,這些高端大氣的論壇活動很有價值,很有收獲,不虛此行。其中中國酒類及食品行業投融資洽談會、調味品“銷量倍增”行業論壇、“金產品•新渠道”進口食品經銷商高峰論壇、華夏酒報的行業高峰論壇、中國酒業互聯網大會、茶業營銷新模式專業論壇等主題突出的配套活動,豐富了本屆會議的內容,提升了與會客商的參會體驗。如此局面,甚至有業內朋友戲謔道,本次糖酒會咱不是來逛展的,而是來逛論壇。

三、電商和雙線話題火爆

   本次糖酒會的各大論壇上,關于酒類與電子商務的結合以及與O2O模式結合成為行業津津樂道的核心話題。各大論壇、小型聚會話題常常圍繞這些線上線下的內容展開,而實際上目前真正利用這些平臺成功的企業微乎其微,整個行業對概念的認知都一片模糊。
國內某酒業資深記者曾對筆者說,O2O的概念沒人能說清,一直是各說各話,年前年后都不一致。他說的沒錯,嚴格意義上的O2O的概念應該是將線下商務的機會與互聯網結合在了一起,讓互聯網成為線下交易的前臺。這樣線下服務就可以用線上來攬客,消費者可以用線上來篩選服務,還有成交可以在線結算,很快達到規模。

  其實嚴格意義上的O2O模式應該是在線上結算,線下提供服務,而這種服務應該是直接去固定場所消費,而不是物流配送到家。而目前現在大家所說的O2O模式包容萬千,都是私人定制的,傳統電商的可以,在線支付定金的可以,到店支付的也算,完全背離了最終的模式定義。所以目前大家討論這個概念常常發現不在一個頻道上也就不足為奇了。

   目前這種模式成全的只是幾個抓住機遇的平臺商,大部分企業是跟著瞎嚷嚷,生怕別人說自己落伍。就像很多生產小酒的企業整天研究茅臺五糧液的走勢一樣,附庸風雅罷了。快消品行業中的牛奶、飲品、食品之所以對電商火爆如此淡定,就充分的說明了一個問題:電商解決不了渠道和銷售的所有問題,他只是體格健壯者的一杯濃茶,而不是身體孱弱者的一劑中藥。這也注定不是所有酒水企業都適合玩電商和雙線模式,因為他們的產品的渠道屬性和利潤結構都與快消品行業雷同,跟著混,遲早是要還的。
未來的展望:分流成定局

  糖酒會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至今,其功能發生了很大轉變,已經由最初單純的商品交易、互通有無的展會轉化為產品博覽會、新品發布會、廠商聯誼酒會、行業研討會、經銷商培訓會、順道休閑體驗之旅的多功能結合體。
  
   糖酒會交易功能的弱化是很多參展商、經銷商最關注的問題。很多有實力、有競爭力的企業認為他們的客戶網絡、銷售渠道已經形成,糖酒會只是一個品牌宣傳和產品展示的機會。單點式的展會形態已不能適應新形勢下的新要求,糖酒會的專業化升級不容置疑。更專業、更規范,提供更多招商形式,讓糖酒會真正成為經銷商和企業重要的交易平臺,而不只是一個人聲鼎沸的“大市場”,是很多參展商為傳統糖酒會提出的新希望。
同時很多經銷商也注意到了廠家瘋狂的燒錢,為了簽下大單先收錢。但逐漸的因為交易功能的弱化,變成只為面子工程和有限的品牌積累了,廣告效果差強人意。

   廠家為了收到圈錢的效果,所制定的“大力度,大承諾,難兌現”的羊毛忽悠理論指導的招商政策越來越被經銷商所識破,對于什么都敢承諾,給車、給巨額返點、出國旅游等誘惑不斷的廠商是謹慎有加,對于只關心收錢發貨而淡化市場運作和渠道經營的更是敬而遠之。

   與此同時,廠家的招商政策開始傾向于“務求實,看長遠,求落地”的現實選擇,因為他們意識到了中國經銷商的逐漸成熟和精明,對于不運作市場、不投入、不的廠家產品,經銷商是不會再感興趣了,因為經銷商無法將產品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獨自成功。沒有成型的現代化廠商合作新干線,未來誰也無法踏上成功之路。因此很多經銷商逐漸意識到了優秀的廠商會在區域市場來尋找經銷客戶的,只在展會露面收錢發貨的企業是沒有前途的,這會逐漸弱化糖酒會的參會主流人群的熱情。
  
  同時我們發現社會在不滿于四川壟占糖酒會資源,在青睞展會巨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的同時,也在謀劃更多的出路,比如各地出現的區域糖酒會就是一種大膽的嘗試。也因為糖酒會的主題酒水、飲品等行業的局限,區域展會和行業展會逐年增多和火爆是水到渠成的,也是時代的產物。
  
  現在各省或幾省聯合的區域展會以及行業展會逐漸受到重視,出現了參展人數和企業逐年增多的趨勢,效益也逐年增加,是糖酒會的分食者之一。如山東省糖酒商品交易會自1978年開始,至今已有28年的歷史,每年都呈現出人數和參展企業增多的趨勢,目前外省企業為了開拓山東市場,也開始參加展會,這無疑不是川酒獨霸半壁江山的糖酒會的好消息,但對山東來說確實利好的勢頭。
  
   在比如以長春為核心的北方各大城市為主體的中國綠色食品博覽會,逐年出現了好的勢頭,很多食品企業不再參加糖酒會了;哈爾濱的哈洽會也逐漸由商務部主辦和廣交會一樣,展出行業逐年增多,已經逐漸覆蓋糖酒會的一些客戶,未來也將分流很大的一部分糖酒會準客戶。同時我們也發現入中國農業展覽會、中國冷飲展會、糖果巧克力展會、中國食品博覽會等行業協會逐年在增加影響,已經成為行業備受青睞的重頭選擇。這些趨勢逐漸將呈“蟻穴潰堤”的質變效應,都將是糖酒會致命的打擊。
  
   有專業人士這樣總結:糖酒會的交易功能已經大大減弱,糖酒會幾乎變成了一場檔次并不高的燒錢作秀會。參加糖酒會,成交額已經只是純粹的“官方數字”,對企業沒有什么實際價值,大部分合約成了廢紙一張或是重新商榷的備忘錄。觀點似乎有些偏頗,但似乎也印證了糖酒會的對于行業主導力量的日漸式微和力不從心,從分流已成定局的未來前景,我們無需關注誰喜誰憂,也許對中國經濟的發展更是利好選擇,從中國電信的斷臂自拆、行業升級、百姓獲益來看,我們的樂觀還是蠻有根據的。
  
   全國糖酒會展位酒店預訂:13666201399 羅經理 糖酒會網 www.eotqum.live
關閉本頁
     
酒店預定微信

版權所有:全國糖酒會網   蜀ICP備11013269號

展位預定微信
電話:15982318747  微信公眾號:網上糖酒匯   郵箱:[email protected]   QQ:909023603   技術支持:兢勤科技
免責聲明:本站只起到信息平臺作用,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發布企業負責。 如有信息、圖片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處理。
  .  .  . 

 

 

微信群